象山石浦出海拖网捕鱼预定船只13586725349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272|回复: 0

千里一觉吃瓜梦

[复制链接]

461

主题

461

帖子

1486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86
发表于 2016-11-2 14:2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乌鲁木齐到红其拉甫口岸,若沿着314国道自驾,需要1948公里。旅途日短,时间珍贵,我偷了个懒,从乌鲁木齐先飞喀什,与旅伴段师兄、姜小妹会和后再从喀什出发,沿着中巴友谊路驱车前往这祖国的最西端。是为"千里"。南疆从喀什到塔什库尔干一线(即我们本次旅途),从地理上来说,是天山山脉、昆仑山山脉、喀喇昆仑山脉、兴都库什山脉的汇聚地,也是帕米尔高原在我国境内的地质地貌体现区域;从文化上来说,属于古丝绸之路的重要组成部分。无数的商队带着骆驼、马匹、财物,从此间来往欧亚,在那样艰难闭塞的年代里,进行经济和文化交流。塔什库尔干更是玄奘西行出境之处,许多地方都留下了他的传说,也都体现在他的著作中。如此密集的信息突然化作了真实触手可及,令人沉醉,恍在梦中。是为“一觉"。从喀什出发后不久,我们在路边不知名小摊购买了一个金黄的哈密瓜。老天爷,这是我此生目前为止吃过最好吃的瓜了。吃着它穿过颠簸难行的盖孜峡谷,吃着它恋恋不舍地遥望慕士塔格,吃着它熬过苏巴什达板盘山公路的高反,吃着它在塔县简陋的小旅馆里抵御干冷。段师兄大约一忍再忍,终是忍不住开玩笑,“她吃瓜吃得也太香了,莫不是拜火教徒?”
前武侠痴迷少女的我吃着瓜,心不在焉,“就是明教?波斯传来的那个?”
段兄摇头,“非也非也,拜火教乃明教前身,因拜火为图腾,崇尚光明。所以拜火教徒以瓜为吉祥物,觉得瓜果中蕴含着光明的力量。”
我当他诓我,捧瓜哈哈大笑,“如此甚好。若有烦心事,不如吃个瓜。”于是一车中满是笑声,吃瓜少女感染了非吃瓜群众,恍若真的有光明力量因瓜传递。
后来我才知道,身为历史系高材生的段兄所言非虚,史上确有拜火教徒爱吃瓜的记载。(目瞪口呆的我深觉历史远比我想象中有趣的同时也是更坚定地爱上了吃瓜啊握拳)。
是为“吃瓜梦”。所以这一段路程啊,回忆起来,除了带有辽远的风声,清冷的空气,历史的厚重和地理的优越,还有了一点,金黄甜蜜的温柔。是以为题。
“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
     黄昏时分,从塔什库尔干县城石头城遗址下的金银滩湿地里走出,在等待包车司机师傅加油的间隙,我眺望雪山上渐渐明朗的月亮,不禁吟诵起这个句子。    这是旅途中最为舒适的时刻了。这一天上午我们只是乘车前往了国门红其拉甫口岸,虽然海拔5300m,但是因为寒冷和害怕高反,稍作停留就下来了。
红其拉甫口岸
                 
    5300m,是我去过最高的地方了。空气寒冷,边防战士神色淡定,也许是因为对面是中国人民坚定的盆友巴基斯坦的缘故,在国界边,有巴基斯坦游客兴奋地招呼我们一起自拍,还说,we are friends,非常可爱。    在这种国境交汇的地方,你会对外交有更深层的感受。历史如此无常,辛辛苦苦和英国搞好关系,转眼就脱欧了;前两天还就南海问题剑拔弩张,突然又蜜月了……仅仅陆上邻国久拥有14个的中国,在这样风云变幻的形式中与巴铁互相选择,中巴外交家的眼光,不得不服。     回程路上阳光灿烂,一路慕士塔格照耀,塔什库尔干河波涛汹涌,伴随左右。
    塔什库尔干河是叶尔羌河的支流,叶尔羌河会汇入最大的内流河塔里木河,最终在塔克拉玛干沙漠里干涸蒸发,被风吹刮,随着气流,又化作降雨,回到冰山之上。    而这条河,也是玄奘西行时重要的补给之地。从这里稍作休整,他就要真正离开辉煌的唐王朝,走向一片未知,却拥有真经的天竺。    当你沿着公路望向连绵的雪山时,你并不知道那个坚毅的背影会选择哪个山口翻越,万年不化的雪山坚硬寒冷,留不下他的足迹。可他却给了后来的行路者别样的感受,和勇气。    中午吃饭之后少做休息。下午的石头城遗址,离如今的县城不过几百米。历史总是如此相似。
石头城
  
  在南疆,“遗址”、“古城”都是货真价实的东西。譬如我们第一天去过的喀什古城,至今世代居住着维吾尔族。对于带着好奇眼神的我们,他们从容而淡然。而石头城遗址尚未开发完毕,断壁残垣在山顶四处散落。这里经文物学家用碳14测试过,确有唐朝的遗址。    历史上,这里是丝绸之路的重要驿站。但往来商贾也好,博望侯或者唐御弟也好,都只是过客,石头城的主人是塔吉克族人。塔吉克族发源于欧洲,碧眼白肤,与其它少数民族大不相同。站在断壁残垣边,远眺慕士塔格,想象峰顶的仙族每日迎着日光,远眺山脚下星罗棋布的湿地和原野。原野旁边坚固的城邦,居住着塔吉克人。他们与世无争,放牧骑马时歌唱着慕士塔格的遥远传说,两处遥望,不相打扰,如此便是千年。
   那在石头城上往下俯瞰的星罗棋布的平原,就是阿拉尔湿地。汉族人给它起了一个诗意的名字,叫金银滩。拾阶而下,金银滩一片平坦,温柔的躺在昆仑山的怀抱里。日光照在隆起的帕米尔高原上,每一寸都闪耀如金。随着夕阳西下,金色山谷逐渐变回如铁关山,远方慕士塔格也渐渐隐入暮色,吃瓜少女漫心惆怅,想起海子的诗,抄袭篡改曰:
“孤独的王/
坐在高高的石头城上/
一边吃瓜/
一边俯瞰着他的大地”    段兄和姜小妹哈哈大笑,我们围绕着“吃瓜的王”衍生出了无数段子,却全都消泯在暮色四合的金银滩上了。如今能回想起来的,只有当时的快乐,摆脱了旅途的劳累,也摆脱了历史的重负,如此纯真。       在前一天,我们经历了一整天的长途跋涉,从喀什葛尔老城出发,经疏附县,阿克陶县,沿着在世界公路史上名垂青史的中巴友谊路(即喀喇昆仑公路)一路攀爬帕米尔高原,路过雪山、沙漠、湖泊、河流,黄昏时分到达塔什库尔干县城。 穿行于雄浑壮阔的世界屋脊间,海拔最高的路段在苏巴什达坂至塔合曼之间,达到4400米。(图为80年代的喀喇昆仑公路沿线概况图,出处见张祥松. 喀喇昆仑公路沿线冰川的近期进退变化[J]. 地理学报, 1980, (2): 149-160)       在这条本身就令人无比惊叹的道路上,我们还见到了与它伴生的更为美丽的景色。
白沙湖(恰克拉克湖)
     白沙湖距离喀什县城已经有160 km。见到它的时候,我们走过了中巴公路最险峻的一段(特别是由于重新修建新的公路,这一段路显得尤为难行)。在昏沉中下车,映入眼帘的就是这一块巨大的碧玉。左拥沙漠,右抱雪山,湖水碧蓝清澈,一望无垠。那一刻,旅途的疲累全被清凉的湖风洗净。                       据闻,白沙湖旁边的沙漠叫做白沙山。白沙湖的湖水来源于东帕米尔的高山融水,河流到了这里流速减慢,水中的白沙便沉淀到河湖底部。夏秋丰水期过后,冬季水位会急剧下降甚至干涸,河床和湖底就会露出。盖孜峡谷是一个大风口,日日夜夜,银白色的沙屑随风扬起,千百年的吹拂和收纳,就有了一座终年被银沙覆盖的白沙山。
    在此之后,我们才开始慢慢接近慕士塔格雪山。说起来,慕士塔格才是支持我来南疆的动力。
慕士塔格    慕士塔格雪山,在地理上被公认为昆仑山脉的源头。在维语里,慕士塔格的意思是冰山之父,足见其在雪山中的地位。因此也有传说,慕士塔格的圆顶上住着仙族,千百年来不与人世通尘烟,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幸福国度。但在塔吉克族的传说里,慕士塔格是个美丽的姑娘,与乔戈里峰遥遥相望,是一对永恒的恋人。    事实上,这种传说也不无道理。慕士塔格雪山与其他雪山不同,它的造型是穹窿状的,远远望去,像一个大馒头。如果说盖孜峡谷中的雪山像冰淇淋,让人忍不住想舔一口;慕士塔格的雪就像是糖霜,散发着无穷的诱惑,却不舍得去舔上一口。因此,它成为众人钟爱的神山,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慕士塔格峰下有喀拉库里湖。“喀拉”即黑的意思。然而这座被慕士塔格峰、公格尔峰和公格尔九别峰共同包围的深湖在太阳照射下却是幽蓝的。远近的蓝各不相同,由浅至深,波光粼粼地倒映着雪山,极美。    古时帕米尔高原被称为“葱岭”(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古人觉得高原上会长葱啊……),喀拉库里湖因为宽阔平静,被认为是葱岭毒龙的居所。毒龙盘踞于此,行风布雨,逍遥自在。直到玄奘取经归来,此处才“水乃澄清皎镜,莫测其深,色带青黑,味甚甘美。潜居则蛟螭鱼龙、鼋鼍鼂蹩;浮游则鸳鸯鸿雁、鴐鹅鹔鷙。”物种繁多比之现在牧民栖息,更要美上三分。    毒龙离去的喀拉库里湖变得温柔起来,滋养了慕士塔格下为数不少的牧民。千里牛羊也赖此生存。
树洞&塔合曼湿地    南疆因为不如北疆地理气候条件,时常被忽略了它的秋色。但其实它的秋色也是极美的。我们在路上路过了一片路边的高原柳,包车师傅亲切称呼为“树洞”,这里的秋色明媚得我几乎睁不开眼睛。
    塔合曼湿地就在塔什库尔干县城不远处。到达此刻太阳已经落下一半。蜿蜒的小河流淌着,让我不由得畅想起巴音布鲁克草原来。
   
    在这样的火烧云的陪伴下,我们终于踏入了塔县县城。异常疲累的我们吃完牦牛肉火锅就早早歇息,这才有了第二日切瓜怀古的惬意。    第三日,依然是天亮出发。这天我们要踏上回程。旅途结束原本是惆怅的事情。可是却因为可以近距离接触慕士塔格而让我兴奋不已。
慕士塔格冰川公园    站在慕士塔格的1号冰川上往远处望,乔戈里峰遥不可见,金色的阳光洒在帕米尔高原雄浑壮阔的曲线上,留下一片山岚草色。亿万年前造山运动挤压出的山峰连绵不绝,冰川移动过的痕迹里,出现了巨大的山谷平原,冰川融化的雪水滋养了这山谷,也滋养了南疆数以万计的牧民和牛羊。    这些都是我昨日前日匆匆一瞥留下的印象。可是此刻,在冰川里,我闭上眼睛,每一帧画面都在回放。    我是没有想到,真的真的可以登上慕士塔格。亲眼看到,那冰河世纪形成,亿万年不化的永恒冰山。一方面觉得这样是否是亵渎神山,另一方面却又抵挡不了如此巨大的诱惑。只能在冰川脚下捡了一塑料袋的矿泉水瓶等无法降解的垃圾下山,才觉得心中稍安。                           神奇的是,即使登上了慕士塔格,再远眺云雾缭绕中的它时,心中的敬仰之心和怜惜之情不减反增。我圆了我心中的梦,这梦却未曾碎掉,反而更加完美无缺。是大幸事。“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
   
    黄昏时分,从塔什库尔干县城石头城遗址下的金银滩湿地里走出,在等待包车司机师傅加油的间隙,我眺望雪山上渐渐明朗的月亮,不禁吟诵起这个句子。
    段兄笑道,这明明是西山,小冰补刀,而且星宿也不是斗牛。
    我以笑遮窘。
    “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
    当是时,我心悦雪山如美人,思之欲狂,不愿直抒胸臆,所以以月指代。
    就像那首歌谣,“在那东山顶上/升起白白的月亮/年轻姑娘的面容/浮现在我的心上”。
   
    而到了如今,我坐在电脑桌前敲下这些句子,是想吟诵《赤壁赋》里的另外一句。
    “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幸甚至哉。点击“阅读原文”,获取所有【清晰大图】。阅读原文阅读 655
相关文章萌妹游记 学生一族玩转日本的轻攻略
雪山冰湖,海拔4000+,你的好友西藏冬日精华版已上线
探访丨新华大街即将变身“神州第一街”!展现最美“中国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象山石浦出海拖网捕鱼预定船只13586725349

GMT+8, 2019-8-24 08:10 , Processed in 0.144741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